樊奎 落笔持重 雄浑磊落

发布日期:2019-08-14 09:09:00文章来源:鲁东网

  樊奎,资深媒体人。

  1976年生,曾服役于武警某部,后进入媒体工作,历任新闻部主任、总编辑助理、频道总编辑等职。

  现为西安市书法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四川文化艺术学院汤用彤国学院副教授、西安大秦体育文化产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陕西大秦搏击俱乐部)总经理。

  从事书画评论、策展、书法创作以及青少年武术散打普及教育。

  书法创作以隶书见长。

  应邀为著名古迹西安钟楼书写楹联,该楹联(木刻)常年悬挂于钟楼二楼门柱;

  应邀为西安名胜小雁塔书写楹联;

  应邀为西安汉长安城遗址内宣平里古镇阙门书写牌匾,该阙门为陕西境内最大的仿古阙门;

  应邀为四川文化艺术学院汤用彤国学院书写长篇院赋并被该院永久性收藏;

  应邀为大型电子商业平台“商蜜”题写logo书法。

  不苟且

  学界声音

  樊奎骨子里是一个单纯落拓之人。他时而嬉笑怒骂,为人抱打不平;时而也做深沉,为眼下风气思虑。虽出行伍,却文笔锦绣,栖身媒体,且热爱书画,终不失文人气骨。而他对于书法艺术创作实践的执着追求,亦有别于多数都市文字工作者文之余的“雅趣”所向,而是经历了艰辛的师古、化古的研习之路,其所书,多舍弃蚕头燕尾,弱化一波三折,摒弃刻意为之、故作姿态的时风,落笔更为持重,极具雄浑磊落、斩钉截铁之势,可谓心性使然,胆气充斥,令观者见字如人。

  ——屈健 美术学博士

  西北大学艺术学院院长 教授 博导

  樊奎为西安钟楼书写楹联 常年悬挂于钟楼二楼景云钟一侧门柱

  自晚清碑学大兴,研北碑,写汉隶,蔚为大观。习汉碑,如得形、势、态,则以《张迁》《衡方》《西狭》为是。观樊奎兄之近作,有三者风姿之杂糅,其用笔凌厉坚实,痛快果敢,简而能繁,着实耐看,其气象洞达,与其人极似,绝无营营琐琐,故能线条厚实,点画沉着,间架开阔,章法天然。

  樊奎兄曾为行伍,故其书斩钉截铁,古拙倔强,时若利剑长戈,有强弓硬矢之状,非平常人所能得之。然其字又无兵匪之气,殊为不易。

  —— 刘天琪 美术学博士

  西安工业大学中国书法学院 教授

  硕士研究生导师

  凤栖楼

  樊奎的书法,没有那种套路化、公式化、概念化的“陈腐气”。也没有那种为获奖而不择手段的“干禄气”,更没有那种为赚取利益而抓人眼球的“江湖气”。他不喜欢风花雪夜式的阴柔,他喜欢阳刚正气、博大深沉的审美境界。

  樊奎的书法以隶书为主。他的隶书有着非常鲜明的特点。他在行笔过程中也刻意回避了隶书那种一波三折的常见笔法,而是在起笔回锋后顺笔直下,收笔时并不燕尾回护,而是以意逆收。这种隶书笔法变曲为直,化柔为刚,是在吸收古人营养基础之上的大胆创举,因而具有鲜明的特点,令人一见而有深刻的印象。在结字方式与整体布局中他更具匠心:单字结体时打破隶书惯常的对称分布,夸张和加强了字中各个部位的结构关系,使大者更大、小者更小,单字的节奏感非常强烈。在整体书写时,他又将这些节奏分明的单字整齐地排列在一起,且缩小行距,拉大列距,远观如军士布阵,戈戟森严,形成了“外整内险”、“外静内动”的艺术效果。

  可以看出,樊奎是一位非常聪明的书写者。他对自己的书法风格有着清晰的设计与把握。

  —— 田荣军 美术学博士

  任教于西安石油大学

  有关家国书常读 无益身心事莫为

  樊奎的隶书一如他的文章:在耿直苍辣中见机巧。多年来,我常为他的文章击节称快,最近看他的隶书,又颇让我刮目。这才意识到他诸多切中肯綮的艺术评论是筑基在他扎实的艺术实践之上的有感而发。

  樊奎不仅深明为文纵横开合之法,把书法中刚柔相济、纵收得体之法也运用的自如娴熟。主要部件写得刚直舒展,但其余部件却能在屈曲缩敛中造出奇趣,像一个魁伟的壮汉不时说笑卖萌一般,有威严感,还有亲近感。加上常使用将篆书写法隶化的异体字写法,更使他的隶书古意扑面。樊奎隶书,整体显大气,局部见奇趣,呈现出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的审美意象,像极了他的为人和为文。

  ——王劲 书法博士

  西安交通大学人文学院中国书法系

  副教授 硕士生导师

  第17批中央“博士服务团”成员

  樊奎应邀为西安汉长安城遗址内宣平里景区阙门书写牌匾,这是陕西境内最大的仿古阙门

  樊奎先生以一个艺术家刚直不阿而深沉的心态去对待书法。这也是他生活里所一直秉持的为人之道,忌浮华而重沉厚,轻文饰而重性情,对朴质与率真情有独钟,乃至充满敬意。

  书法艺术造型上,一个根本问题是动与静的对比与协调,樊奎兄上追秦汉篆隶,尤其对石门,张迁,天发神谶碑、深入取法,褪尽点画波折,归真返朴,结构呈现出一种平硬厚重,骏利豪爽,气骨雄强的特质。书之雅俗高下,首推结构,往往线条的书写节奏会遮蔽结体造型的表现,我从樊奎兄的书法中看到他率性的表象下有冷静和理智的经营,这一点颇像荷兰现代抽象主义先驱蒙德里安。正是在对汉魏碑版文字的汲取与消化,对造型和态势的重构与安排,形成了他属于自己古朴峻挺的风尚追求与作品力量。

  —— 武斌 人物画家

  陕西国画院青年画院 执行院长

  樊奎书宋 • 贺铸《六州歌头 • 少年侠气》

  樊先生奎者,秦人也,为渭北土著。初以锁强兄之邀品茗友坐,添为微信好友,未甚经意。一日见奎之文字,颇生讶异。其字撑天柱地,气直骨圆,形刚而情柔,乃当下鲜见。

  奎之体格确乎武夫,曾为京都武警,多狮虎豪友,又专事武馆教习童子。逢其立而虎视,犹觉秦陵兵马俑之将军亦文绉绉者也。

  奇哉竟喜文字。待细观之,疏密方圆,多有非精思而不能至者。时出妙作,方刚猛直兼得圆灵婉转,吾尝笑曰:“令人思梁山……” 奎亦大笑。

  奎颇多才,善作瓷器,自题自画。其风温柔敦厚,直润如玉,庄朴俨俨,文质不可多得,是奎又一奇也。雄关武夫,胸罗锦绣,野蛮其体肤,文明其精神者,斯其人欤?非吾之能事也。有子若奎者,其何须忧哉!

  所喜者奎又有子,爱之百般,亦具虎骨文心。此秦人风骨,当可久续延延矣。吾亦以斯事是祷也。

  ——程少川 文化学者

  西安交通大学 副教授

  上善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