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申报世界地质公园行:十八洞景区

发布日期:2019-04-16 16:19:47文章来源:海外网

我最近老是做梦,玩穿越。

这和电影《神话》中的男主角成龙差不多,穿过二千多年的时光隧道,从现代跑到了秦朝。

可我比他跑得还要远,跑到了五亿年前的寒武纪。

那个时候,地球别说没有人,甚至连恐龙都没有,因为恐龙出现大约是两亿年前,属于侏罗纪。

五亿年前的地球到处是一片海洋,或者说陆地大都被海水淹没。梦中的我,身边没有鱼,但已经有了生命,它就是三叶虫。

微信图片_20190416091057_副本.jpg

三叶虫只有黄豆般大小,整个寒武纪长达五千六百万年,就是它们做了五千六百万年的地球主人。

突然,不知为何,天崩地裂,无忧无虑的三叶虫们一下子都静止不动了,然后被滚滚泥沙掩埋。

一亿年过去了,两亿年过去了,五亿年也就这么过去了。

海水退去,日久天长,掩盖物变成了岩石,三叶虫的化石就镶嵌在石头中。

那灵动的躯体,欢快的双翼,定格为永恒的舞者。

微信图片_20190416090916_副本.jpg

没多久,怎么?梦里的我,又跑到了千里之外的湘西,眼前是三片白色的水泥墙柱,三柱鼎立,下方上弧,托起一个灰色的球。

球,地球也。三,三生万物。墙柱挺立如山,山盟海誓。

这不是前几天我才到过的花垣县排碧吗?它可是寒武系首批正式年代地层标准单位和寒武系内首个“金钉子”确立的地方。

对了,从二O一五年开始,应该叫双龙镇了!排碧乡已成为历史。

不过,因为二OO三年八月这枚“金钉子”的确立,伴随建立的“排碧阶”和“芙蓉统”,则永远成了以中国地名命名的全球年代地层单位。

微信图片_20190416090928_副本.jpg

排碧,就是当时确立时的排碧乡。芙蓉,指“芙蓉国里尽朝晖”里的芙蓉国,文学作品中“湖南”的代称。

当然,这也是最先以中国地名命名的两个全球年代地层单位,同时还结束了寒武系无正式年代地层单位的历史。

一会儿寒武纪,一会儿寒武系,看着就让人头昏脑胀,很多读者以为我在说梦话,其实不是。

还有,不少人肯定疑惑,什么是“金钉子”?它与十八洞景区什么关系?它凭什么成为湘西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的重要组成部分?

微信图片_20190416091011_副本.jpg

去年以前,我对“金钉子”、“排碧阶”与“芙蓉统”,几乎一无所知,也一无所写。

我承认,作为湘西人,自己曾无数次地路过排碧,不管是改乡镇名以前,还是以后,都去得多。

可并不知道距离排碧的二O九国道不远,有一颗著名的“金钉子”。

直到去年开始参与湘西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宣传,我才晓得所谓“金钉子”,是地球历史上大演化阶段分界线的代名词。

这是全球地质学家研究地球地质发展历史使用的共同语言,它的学名为:全球年代地层单位界线层型剖面和点位。

通俗地说,“金钉子”好像奥运会金牌,或如同诺贝尔奖,都是全球性某个项目的顶级认定。

目前,全球共建立了七十一颗“金钉子”,分部在二十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有十一颗,位居首位。

中国的十一颗“金钉子”,浙江占四颗,湖南、湖北和广西各两颗,贵州有一颗。

湖南的两颗“金钉子”,一颗在花垣,一颗在古丈,都在湘西。

盘点“金钉子”之名,还与美国的铁路修建史有关。

一八六九年五月十日 ,美国首条横穿美洲大陆的铁路钉下了最后一颗钉子,它宣告了全长一千七百七十六英里的铁路胜利竣工。

鉴于这条铁路的修建,在美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于是这颗钉子是用十八克拉黄金制成。

地质学家建立“金钉子”,也就是为地球演化的编年史“断代”,确定各个地质时代分界的标准界线。

研究人类历史,都有一张历史年代表,如中国的宋元明清等等。那么从事地质学研究,也有一份人类史前“地质年代表”。

地球的年代,经科学家长期研究,先是按照有无生命来划分的。

形成至今四十六亿年的地球,一般被科学家划为两大单元,即:隐生宙和显生宙。

那些看不到或者很难看到生物的时代,被称为隐生宙,而有大量生命记录的时代称作显生宙。

波澜壮阔的生命进化谱系,是从六亿年前显生宙开始的,进化留下的烙印就是化石。

如同记录年代的年月日一样,化石经过科学家们的研究,就有了不同时期的岩石和地层时间表述单位。

具体地说,表示地质时间的依次是:宙、代、纪、世、期,相应的地层表述单位是:宇、界、系、统、阶。

那么,湘西花垣“排碧阶”“金钉子”是怎么确立的呢?

为此,我多次去了湖南省地勘局四O五地质队,这是一支获得“国家功勋”奖励的队伍,一九五八年在桑植县成立,一九六七年队部迁入吉首市。

第一次去到四O五地质队是去年底,邓卫东队长第二天刚好退休,他告诉我一些地质知识后,还引荐了即将主持工作的刘伟。

刘伟把我叫到了会议室,还拿出一块三叶虫的化石来。他说,三叶虫是寒武纪的标记,一般来讲,发现了它的化石,就来到了寒武纪。

原来自地球生命诞生后,大量的生物遗骸就藏在了岩石里,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从水生到陆生,记下了演化历史。

科学家们按照岩石形成的先后,建立了一套国际地层表,也就是年代地层单位系统。

“代”通常划分为太古代、元古代、古生代、中生代和新生代。古生代又划分了寒武纪、奥陶纪、志留纪等七个纪。

刘伟说,大家熟知的侏罗纪和白垩纪属于中生代,大致起始于两亿三千万年前,结束于六千五百万年前,正是恐龙出现和消失的时期。

侏罗纪的名称源于瑞士、德国和法国交界的侏罗山。同样,寒武纪来源于古罗马地名,由最早研究地层的科学家命名。

年代地层单位的“纪”,下面再分“统”,“统”内再细分为若干个“阶”。

每两个相邻的地层单位之间,都存在着一条分界线,代表这条界线的全球界线层型剖面和点位,在地质学上就称为“金钉子”。

刘伟告诉我,湖南的两颗“金钉子”都在湘西,且都属于寒武纪,距今约在四亿八千五百万年到五亿四千两百万年之间。

寒武纪十分遥远,遥远得让人无法想象。

在吉首四O五地质队会议室,七十四岁的陈永安说,通过科学技术和人的想象力,完全可以和那遥不可及的年代对话。

陈永安,一九四五年出生于湘西泸溪,一九六八年毕业于江西抚州地质专科学校,十一年后进入四O五队,直至退休。

陈永安工作的部门叫区调分队,他们当时有一项任务,就是在湘西崇山峻岭间找矿石。

一九八O年的夏天,陈永安在排碧乡的飞虫寨发现了层层叠叠的石头,便带领三十四人,一层一层地敲,敲了三个多月。

他们一直敲到了四新村,水平长度达五千多米,矿石虽发现不多,倒是找到了三叶虫化石,足足有两吨多。

一九八一年,根据在排碧发现的三叶虫化石,由时任区调队长张攀华执笔,联合陈永安、李健民和彭曰义写了篇论文,发表在《湖南地质》上。

正是这篇文章,引起了著名地质学家彭善池的注意。

据陈永安说,当时彭善池正在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读研究生,看到这篇论文后,专程来到了湘西。

彭善池是湖北荆州人,比陈永安大一岁,一九六八年北京地质学院毕业,分配在衡阳的四一七地质队,一九七四年进入湖南省地质科学研究所。

来到湘西的彭善池发现,这里的三叶虫化石极为完整,且种类丰富。通过研究,他还发现国际上对寒武系的划分很不合理。

也就是传统的“早寒武世”设得太长,超过了中、晚寒武世的总和。打个比方,就好像公交站的设定,有的站设得太远,有的又太近。

一九九九年,他根据在湘西对三叶虫化石的研究,首次提出了全新的寒武系“四统九阶”划分框架。二OO五年,他再改为“四统十阶”。

他认为,三叶虫是生物进化中的重要链条。地球上从没有生物到三叶虫的爆发,再到现生节肢动物的物种,价值不言而喻。

新框架代替了国际上沿用一百七十余年的三分方案,成为全球寒武系研究的重要里程碑,具有重大意义。

与此同时,二OO三年八月,排碧“金钉子”获得国际认可。寒武系还因排碧的发现新增了“芙蓉统”,“排碧阶”位于“芙蓉统”的下部。

排碧剖面“金钉子”,也是寒武系第一个“金钉子”,填补了国际研究地球年代单位的空白。

根据国际惯例,“金钉子”确立三年后,要竖立永久性标志,建立核心保护区。

二OO六年八月,“寒武系芙蓉统和排碧阶全球层型”纪念碑建成,高七米,三页巨型钢筋水泥模具如手,组成三角形,托起圆圆的“地球”。

纪念碑下署名:湖南省人民政府、国土资源部和中国科学院。

我用这么长的篇幅介绍排碧“金钉子”,因为这是湘西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的重要基础之一。

尽管它的发现,有一定的偶然性,但与陈永安先生为代表的四O五地质队几代人努力密不可分。

同样,彭善池先生在他三十六岁那年的发现,并用毕生精力与五亿年前的小虫子结下了不解之缘,为世界贡献彪炳历史。

当然,他对湘西今年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的贡献,明摆着,不言而喻。

我专程拜访过陈永安先生。没见过彭善池先生,可当翻阅他写的一本本厚重书籍时,发自内心地对他表示敬意。

好了,该回十八洞了。

其实三十九年前,陈永安率队敲下第一块石头所在的飞虫寨,就是现在十八洞村范围。

二OO五年,飞虫村和竹子村合并,时任村主任的施金通,根据两村都有份的“夜郎十八洞”,取了一个新村名:十八洞村。

他当时取名的初衷,是希望村里将来能发展旅游。因为小时候,他曾无数次进过十八洞,发现里面很美。

谁也不会想到,八年之后,也就是二O一三年十一月三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了十八洞村。

总书记在十八洞村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重要理念,为中国亿万人脱贫致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钉下了一颗“金钉子”。

这颗“金钉子”的时间“剖面”,就是到二O二O年结束。

二O一六年,十八洞村人均收入由三年前的一千六百六十八元增加到八千三百一十三元,提前退出了贫困村行列。

当时给总书记介绍村情的施金通,已在排碧乡政府上班,不过,还担任着十八洞村第一支书。

二O一四年初,正是他和首任扶贫队长龙秀林的邀请,我来到十八洞村当顾问,就这样认识了。

四十岁的施金通,听说我今年要为湘西申报世界地质公园写些文章,特邀请龙秀林来作陪。

没别的,他知道我去了十八洞村很多山洞和峡谷,唯独还没有进过十八洞。

他还叫上了热心人施六金,陪我和湘西州委原常委、宣传部长田景安一起去看十八洞。

无奈那天下大雨,加上十八洞洞内正在搞旅游开发建设,我们只好站在山这边,以洞口为背景拍了些照片。

施六金说,他最近经常在洞里玩,洞道变幻莫测,多要侧身或匍匐前进。一路上石柱、石幔、石笋随处可见,美轮美奂。

龙秀林告诉我们,据传当年夜郎国先民打败仗后,翻山越岭来到这里的深山老林,发现了这个能躲藏人的大溶洞。

夜郎人走进洞,发现洞内有洞,像迷宫,多达十八个,且洞洞相连,于是便定居下来,休养生息。

“夜郎十八洞”,因此而名。

夜郎国是中国西南地区少数民族先民建立的第一个国家,始于战国,终于西汉,前后三百余年,因“夜郎自大”成语而闻名。

从《史记》中了解,夜郎国并非弹丸之国,面积涉及现在的武陵山区大部,当然,也包括如今的十八洞景区。

除了山洞的神秘,十八洞之美,还美在峡谷,美在山泉,美在苗族风情。

我在十八洞村驻村的日子,曾无数次和龙秀林、施金通行走在峡谷。峡谷绝壁高耸、怪石嶙峋、溪水潺潺、云遮雾绕,宛如仙境。

为了开发水资源,我们曾在“鬼洞”找水,“鬼洞”前有一天生石桥,高三十余米,石桥下的石头弯弯曲曲,层层叠叠,令人叫绝。

这在地质学上叫褶皱地层,它们形成时,岩石中各个面一般都是水平的,但在构造运动的作用下,因受力而弯曲。

这些褶皱排列有序,呈波浪起伏,又好像老人的皱纹。久久凝视,仿佛看见了地球的沧海桑田,让人不由地感慨万千。

“鬼洞”之水,清澈、甘甜、冰冷,水量充足,四季长流。

微信图片_20190416090844_副本.jpg

前些年,由步步高集团投资建了个水厂,助推当地脱贫致富奔小康,为此,我还写了篇《湘西十八洞:山泉水进城,潺潺入梦来!》。

水厂不远,有一小桥,过桥可见一道长长的青苍崖壁,翠色逼人。崖壁旁躺着三块巨石,水从石下穿,只闻其声不见水。

这苍翠的崖壁边还有个“天洞”,高约十丈,洞上也有一座天生石桥,桥上长满杂木和野草。

穿“天洞”而过,豁然开朗,远山近水,尽在眼底。我们禁不住振臂高呼,山谷回荡,深远悠长,令人心旷神怡。

十八洞的风情之美在于美食,如今这里是景区,人多,农家乐也多。煮一锅酸鱼,喝大碗米酒,唱几首山歌,沉醉不知归路。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申报世界地质公园的十八洞景区,面积多达两百九十一平方公里,涵盖了双龙镇、雅酉镇及补抽乡等地。

这其中著名的有雅酉镇红色溶丘群和双龙镇金龙苗寨。

我没到雅酉红色溶丘群,曾看过网上的照片。发现那里的石头造型奇特,颜色变化多端,有的如荷花初绽,有的似驼峰突起,有的若万马奔腾。

查阅资料才知,这些红色瘤状灰岩组成的石林,属于奥陶纪大湾组,距今至少已有四亿四千四百万年。

金龙苗寨,我也没去过。龙秀林告诉我,它在海拔九百米高的一块悬崖边,古香古色,一栋栋房子仿佛蹲着、坐着或站着,虔诚地望着峡谷对岸。

原来峡谷对岸的山脉,好像一伟人仰面憩息,额头、鼻子、下巴,甚至大腹便便,都惟妙惟肖。传说这是苗族人祖先蚩尤幻化而成。

毫无疑问,作为今年湘西申报世界地质公园七大景区之一,十八洞最具国际影响力的还是那颗“排碧阶”“金钉子”。

“金钉子”就在十八洞村对面,二O九国道旁,一个叫四新村的地方。可步行而上,大约两百多米到达。

如今还能驱车而行,前不久,我和田景安先生去时,“金钉子”不远处,正在修建停车场。

排碧“金钉子”的剖面露头连续、岩性单一,没有覆盖物,化石丰富,清晰直观,可参观的长达一公里多,重点层段约六十余米。

总之,这颗“金钉子”和当地人性格差不多,只要多来往,便可知什么叫开门见山和一目了然。

当然,你来或不来,你往或不往,她都在那里,不悲不喜,不气不怨。

五亿年就这么过去了,念天地之悠悠,等你的心,永远。

今晚,我还会做梦吗?(图文作者: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