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画廊的盈利模式以及云峰画苑的经验

发布日期:2019-09-11 14:13:53文章来源:鲁东网

  问: 以前人们常说画廊业是一个难以经营的行业,因艺术品不是生活必需品,你能否谈谈你的云峰画苑如何能经营了数十年并成为国际知名的品牌,其盈利模式究竟是怎样的?

  答: 这问题说来话很长篇了,因这涉及许多前题和历史背景。艺术品确非生活必需品,它必须在太平盛世的背景下。当部分人衣食行住行等物质生活高度满足后。必定会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方式,其中追求文化艺术的生活享受方式是一个属于更高层次的生活,只要社会继续进步繁荣,这个高品质的生活时代就必定会来临,这是社会发展的规律。西方国家如是,中国亦必定如是。中国历史上曾是世界最富裕的大国,宋代中国富裕阶层就崇尚“琴棋书画”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其实就是已进入文化艺术领域的人类最高层次的生活方式。 至明清盛世,中国仍然是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从皇帝至社会富有阶层都珍爱艺术品,好的书画作品往往成为每个家庭的传家宝选项( 所谓的价值连城,即指家庭中最贵重的资产),只是到了晚清民国以后的一百多年中国国势衰落了,当连吃饱饭都成问题时,艺术品自然无人问津、乏人推广,价值如黄金的艺术品变得一钱不值,甚至被贬至黄土的价格。一九八零年,中国改革开放刚刚起步,李可染大师一张作品国家给予的稿酬40元而已,市场则最多三数百元,现在他的精品在市场上几已绝迹。精品的拍卖价格已进入亿元阶梯,一般过得去的好作品都在千万阶梯,很普通的非精品只要是真迹都在百万元以上。八十年代,我因对中国历史的发展趋势有所研究,我认为面临的属于百年机遇,故开始大量收集我认为优秀的好作品,价格一般就在数十元至数百元间。但价格如黄土的艺术作品如何才能回到黄金的应有的价值地位﹖我选择了付出相当大代价的推广模式---即一级画廊推广模式。如此一经投入就干了三十多年,至今我们已举办了一千多场高水准的画展,出版了200多本画集,当然亦建立了我们的国际品牌,赢得了良好的声誉。这三十多年的历程弹指一瞬间,当年我们推广的中青年画家,第三代(40至60岁)现在平均年龄都70至90岁,其中不少已经去世。第四代( 20至40岁间),如田黎明、何家英、薛亮、李永文等当年的年青人现在都超过六十岁了。这批画家如今大多数成为当今中国的一线大画家,或各地具代表性的区域名家,作品价格亦平均上升了一千至数千倍。云峰八十年代起步资金只有十万元,目前库存画作一万多幅,市场价值已达十多亿。尚不算大量陶艺、寿山石雕、红木家具和明清木雕等收藏。这批画作目前市场价格大多只为数万至数十万元间,如日后跟随著国势持续上昇,十年至二十年后,作品价格如能达十万至百万级别,则库存作品市值将超百亿。因此,画廊盈利模式竟然是在推广过程中积蓄优质作品,资产增值才是最大经济收获。总结而言:画廊投入的大量的推广工作属功德性行为,难以短期获利,除了可提昇画家及画廊知名度和社会形象,同时培养越来越多艺术品爱好者和收藏客户,引导民众进入艺术欣赏领域,具有社会正能量功能。充其量能达到收支平衡和取得微利。如在营运过程中有计划地持续吸纳一些优质作品作资产存储,日后才会带来最大的经济回报。当然这亦是人生历程中把握了历史机遇的过程,意义深远,同时会带来极大满足感。

  问: 八十年代你凭什麽判断你选择的中青年画家具有美好前景?有什麽标准﹖

  答: 根据我多年对中国艺术品的接触和认识,加上自幼喜欢绘画的体验,当年我就定出了三个判断优秀作品的标准:1.作品必须风格鲜明,即不看名字便知谁家作品;2.高难度的技艺,即具有不可取代性;3.必须是画家的认真的精心作品,精品相当于黄金中的九九九金,非精品或应酬之作充其量相当于十八K金,两者价值有天渊之别。至九十年代我看到部份画家成名了,但前进的动力弱了,故我又增加了一条判断画家是否真正的艺术家要看其是否有不断进取的精神,因真正的艺术家本身必然热爱艺术,就算成名和富有了,他仍然会挑战自我,希望有新的突破和进步。这种没完没了挑战自我、追求突破是所有真正艺术家最可贵的品格和特质,决定了这位艺术家能不断攀登艺术高峰并受到世人的敬重,直至生命的结束,已故的吴冠中先生就是当今艺术大家中的楷模。事实上,所有在历史上能留下名字的艺术家都具备这些属性,其成就跟年龄、辈份和职称没有必然的联繫。

  回顾八十年代,老中青三代中国画家作品基本上都没什麽人重视,当初我亦曾拜访了许多前辈老画家,但发现其中许多老前辈大多数已过了创作高峰期,作品水准走下坡路了,不足以参与实力竞争并取得成功。因此才把重点转往精力充沛,技艺高超而富有创意的中青代画家,这些年轻画家当时都不见经传,没有知名度,但如今大多成为一代名家大师。时间証明,我订定的三大标准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是正确的。这批中青代画家目前已进入了中老年,部分已经去世,部分已过了创作高峰期。他们在过去创作的许多精品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已成为珍贵稀缺的艺术资源,不可再生了。随著中国艺术推广工作的深入和市场力量的不断扩大,这些优秀作品将如上一代前辈大师一样,具有巨大的价值上升空间,他们亦将如前辈名师一样,在中国美术史上留下光辉一页,已成为历史的必然。

  问: 许多画廊业者都说近年市场低迷,生意难做。郭先生能否作些评估分析。并能否展望一下中国艺术市场的未来发展趋势?

  答: 关于中国艺术市场的现况和前胆, 这问题其实数十年来我一直没有间断作评估和研究。毫无疑问,中国艺术市场近年正出现近十多年来从未出现过的深度调整。调整原因并非中国经济出了大问题,而是由如下几个因素造成: 1.近年来中国反贪污结果,中国每年少了近千亿用于“雅贿”的资金入市,大大影响了从事礼品市场买卖的画廊生意;其二,从2004年起,中国曾出现一股收藏热潮,许多富有企业家华丽转身为收藏家,他们不太看得上正处高峰的中青代画家,大多数热烈追捧已逝去了多年的名家大师作品。因他们认为只有这些名家大师能与自己的财富地位相匹配。同时他们亦需要购入作品送礼办事所用。而事实上,这些逝去多年的大师在市场上可流通的作品极少,他们的精品一生本已不多 ( 因那年代的创作条件恶劣,社会相对动盪不安亦影响了艺术创作 ), 能在市场流通精品更少。这些人士购入了作品后一般很少出售,因不须等卖画钱用。直到近年,经济有所下行,加上送礼需求大大减少,他们开始出售部分藏品,才发现多年收藏的名画大部分竟是不值一文的膺品,根据本人在各地调查了解,膺品率竟然达至惊人的80-90%。这种近乎晴天霹雳的打击严重挫伤了企业家们的收藏积极性,亦造成了他们巨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一些投机经纪人与部份所谓的 “画家”合作,以不正当手段人为炒高价位再大量出手图利,这种炒作行为如今亦渐渐被市场识破而走向消退,但已欺骗伤害了许多盲目投资者,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以上种种原因一方面令艺术市场出现严重不景气现象,但另一方面却客观地纠正了过往被扭曲了的艺术市场,重新回到艺术价值决定市场价值的正确轨道上。目前作品收藏价格已渐渐回归理性,对有兴趣收藏投资艺术品的人士十分有利,亦对中国艺术市场日后的健康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目前全球经济形势整体仍然乐观,中国目前已攀上仅次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如每年只要能保持5.5%或以上的增长,则可预期数年后中国将取代美国成第一大经济体,每年5.5%的增长意味著中国每年会增加巨大的财富,亦增加了大量新的富有阶层。目前中美贸易战尽管带来影响,但估计最终亦会和解收场,因这关係双方共同利益,中国可以倾国之力抗衡,美国则要面对选票。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庞大,14亿人口如有4亿人优先奔上小康或富裕阶层,则其消费能力则远超世界大部份发达国家,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加上中国採取了一带一路的战略方针和加速扩大市场准入开放的巧妙策略部署都令中国往世界强国的目标加速前进。按照国家领导人向全世界公佈的发展蓝图,2025年我国将进入先进国家行列。到了2050年,我们中国将成为历史上最强盛繁华美丽的新中国,回复到历史上的辉煌。至于中国艺术品市场,目前中国优秀艺术品价格仍然偏低,如果八十年代黄金价值的中国艺术精品贬值至黄土价格,至今实际只回到银铜价位而已,2017年全球水墨画大展500幅名家大作精品,令人震撼激赏。但当我们评估其真实市值,亦大概只有3亿港元而已,竟然还买不了香港半山区一间豪宅。如今,中国富裕的企业家大多数尚未进入艺术品收藏的门槛,庞大的消费市场尚属未开垦的处女地。另一方面国家陆续出台越来越多鼓励文化艺术振兴的政策,以促进国民素质和中国软实力提升。无可置疑,在全国艺术界和从业者的共同努力下,一个全新的艺术品市场大繁荣的局面必将形成。

  问: 郭先生,你能否对从事画廊业者分享一下你的具体建议和心得?

  答: 1. 作为从事艺术推广事业的业者,是辛劳而长期的工作。有意义但非短期获利的行业,必须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2.画廊业既是长期盈利模式,必须重视建立自己的藏画库存,外界评价一间艺术机构主要看其展出什麽样的作品,100分的作品会获100分的评价。不论价格高低和名气大小,长期展出优良的作品会令观众获得良好的艺术享受并建立信心和口碑。

  3. 古代艺术名家资源早已经枯竭,基本上无须再追。近现代名师精品仍极少,除非有很大财力参与拍卖或收集少量精品,选择亦不会太多。目前只有当代艺术家尚有真迹精品,性价比较高。因此必须研究当代艺术家谁将是画坛的领军人物和明日艺术大师,以便在自己的收藏库有所侧重。同时重视发掘新一代艺术人才;

  4.必须重视作品流向和保存客户的联繫办法,这是作品从第一市场进入第二市场的关键环节,保証画廊拥有重要艺术资源并得持续发展和获益。

  5.当一个艺术大繁荣时代的来临,你是否已作好了准备是每个从业者要思考的问题。八十年代我抱著一个良好愿景投入我认为前途无量的事业和生意,慢慢把这事业昇华至历史使命,希望如黄金价值的中国艺术品的早日回到它应有的地位,重拾中国历史上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