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说鼻祖干宝(五):《搜神记》为城市塑造形象品牌

发布日期:2019-07-22 10:41:12文章来源:颜伟光

  干宝在浙江省嘉兴市海宁的黄湾镇五丰村创作的《搜神记》,不仅影响了文学,也推进了当今许多城市的形象品牌塑造。
 
  记得在2010年10月29日—11月2日,我随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组织的百名文化记者到江西新余采风。江西新余市的同行朋友给我们介绍,新余是史书中最早记载“七仙女传说”的溯源地,原因是《搜神记·毛衣女》中有记述。
  是的,《搜神记·毛衣女》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豫章新喻县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皆衣毛衣,不知是鸟。匍匐往,得其一女所解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飞走,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后复以迎三女,女亦得飞去。”这是迄今为止最早的“七仙女下凡”的文字记载。
 
  如果用现在的话来讲故事,大致是这么个意思:在江西省新余的一个湖边,有一位贫困潦倒的男子,在农耕社会坚守着脚下的土地生活着。到了该娶媳妇的年岁也没有娶上媳妇,干活的时候也是有一搭无一搭,东张西望的,这时候毛衣女就出现了。
 
  毛衣女属于仙女或者是天上的美女,她们穿上毛衣就能在天上自由的飞翔,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误落到这个男人的地头。她们成群结队飞落在湖边的地头,又变成了美女。男子数了数,一共六、七个,美女们燕语莺声散落在他的近处,还脱光衣服,裸露着冰清玉洁的肌肤,到湖里沐浴。
 
  这一场景,让这个对女人渴望已久的男人心潮澎湃,他不敢径直走过去,怕惊扰了美女。他匍匐着爬过去,爬到离她们最近的地方藏着,偷窥她们裸露的身体,满足自己的对女人的审美需求,如果不是这样偷偷摸摸地饱赏美色,平时谁家女人会裸着身体让他这样瞪着大眼,死死的盯着看呀,如果被人家男人发现了,不被打个半死扭送到公安机关去才怪。
 
  他突然发现这些美女们的衣服就脱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就偷偷拿起一件藏了起来。衣服是美丽的羽毛编织成的,或许这个男子最初的想法并不是偷走毛衣拦截下一个美女,或许他只是想偷走这件美丽的衣服拿到市场上卖掉换几个钱。
 
  男子不小心惊扰了正在沐浴的美女们,她们受到惊吓准备离开这里,别的美女们都穿好毛衣飞走了,只有一个没有毛衣女飞不走,光着身子孤立无助地站在田野里,偷偷抹泪。
 
  男子这才知道自己拿走的那件毛衣对这个美女意味着什么。此时,如果他把衣服还给美女,她可以立即飞走,追上自己的姐妹们,过她过去那种自由飞翔的快乐生活。结果男子没有把毛衣拿出来,他认为这个无助的美女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他说反正你也走不了了,就留下来给我做老婆吧。
 
  对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男人,美女肯定不会欢天喜地地马上答应做他的女人的,她一定是实在无奈了,走投无路了,不情愿地跟他回了家。
 
  美女从来没有认同过这段婚姻,她时刻准备着逃离这个地方,逃离这个男人,尽管她平时表现得勤劳贤惠,你种田我织布,你挑水我浇园,却随时准备伺机逃跑。但当时的新余没有妇联、公安机关可以解救自己。
 
  她满心痛苦给自己不喜欢的这个男子当老婆,一当就是若干年,三个女儿都生出来了,逃离这里还是遥遥无期,明明知道自己的毛衣被男子藏起来了,却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
 
  美女在人间的日子并不快乐,她被当成了生育工具,在农耕社会,一连生了三个丫头,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她的地位急剧下降。美女本来就是出于无奈变成农妇,后来就把逃离当成了头等大事。
 
  忍着,等着,一直等到第一个女儿长大了,大到懂些事理的时候,她才有了机会。利用女儿和男子的父女情,让女儿询问毛衣的下落。
 
  对天真无邪,幼稚无知的女儿,男子放松了警惕,不留神说出毛衣放在稻堆下面,美女知道后,第一时间就找到毛衣,穿起来就飞的影踪皆无。这是个重视骨肉亲情的美女,某一天,美女又悄悄潜回,把三个女儿也接走了。
 
  据有关资料介绍,《搜神记·毛衣女》确实是首次出现“六、七女”的文本记载,在其他民间传说里尚未出现“六、七女”的元素,《毛衣女》应是七位仙女神话的起源版本,也是亚洲“天鹅处女”神话的最早发源,更是世界此类神话的最早文本,并且发生的地点就在江西新余。
 
  可以说,自从干宝的《搜神记》里有了新余毛衣女这个故事之后,后来才在民间广泛流传演变为七仙女下凡的神话传说。聪明的新余人,认识到这个故事对塑造城市形象品牌的重要性,于是围绕七仙女的故事做足文章。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打响了城市的“爱情品牌”。
 
  记得那次全国百名文化记者采风活动,当我们来到仙女湖这个七仙女下凡的地方时,眼见这里的风光秀美朴实,散落在景区的100余座岛屿,星罗棋布。岛上树木丰茂,古樟遍野。
 
  放眼望去,仙女湖坦陈开冰清玉洁的胴体,在欲躲还羞间闪烁着美丽的如水双眸,脉脉含情地注视着我们这些外来的客人,眼神是那么地清纯、温柔、明丽。虽然秋日的轻烟薄雾,仿佛一袭妙曼的真丝纱巾,随意地披拂在“仙女湖”的身上,盖住了她的额头,但依旧没有能遮挡住她眼中那逼人的神光,竟然是那样地简单、清澈、纯洁、明亮。
 
  当我们深入仙女湖以后,发现呈现在我们眼前的仙女湖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她仿佛是一幅水墨丹青的宏大画卷在人们的面前铺陈开来:天光、薄雾、游人;水鸟、游艇、画舫。远处的湖心,一座座黛青色的岛屿耸起在水面上,若隐若现,给人一种无比神秘的味道。
 
  我们乘坐游艇穿行在莲花谷、名人岛、爱情湾、桃花岛、龙王岛之间,但见仙女湖秀美的湖光山色之中,古树葱郁繁多,红墙绿瓦在茂密的苍松翠柏之间若隐若现,与远处的流泉飞瀑遥相呼应,形成了一幅幅天然的水墨丹青画卷。
 
  湖中那些知名的与不知名的岛屿们姿态各异:或若立、或若卧、或若倚、或若靠,呈万千状态地散落湖中;或雄峻、或伟岸、或玲珑、或乖巧,以万变不停的绰约风姿,闯入游人的眼帘。
 
  荡漾在万顷碧波的仙女湖上,人们不仅可以观赏她水天相连、万顷碧波的平湖气象;还可以在湖中领略那些看似杂乱的岛屿们,相互缠绵于天水间的那份浓情蜜意,那种欲说还羞,欲牵似牵的无限爱意。一念至此,我不禁深切感叹道,眼前的这汪湖泊当真不愧是一座真正盛产爱情的湖泊。
 
  难怪我的嘉兴老乡东晋文学家干宝,在他所著的《搜神记》中,硬生生地将“七仙女下凡”沐浴,安排在这么一个让人充满想象,俊俏灵秀,梦幻般的平湖之上,真可谓是匠心独具,恰到好处的了。
 
  当我在龙王岛山腰的一座凉亭柱上读到“湖光藏幽空心,山色湖波怡目”的对联时,我的心绪一下子全被它带走了,顿感心湖如眼前的仙女湖一般,瞬间澄澈空明起来。当我一路爬上山顶,一览澄湖入怀的时候,我真的被仙女湖上那美丽景色所陶醉,我醉倒在她柔软的臂弯里,再也迈不动脚步了。
 
  西天的晚霞火热地燃烧起来,激情四射,天地、山川、平湖,全都披上了金色的盛装,大家披一身金黄踏上了归途。当仙女湖景区的高耸门楼,渐渐地淡出我视野的时候,我真觉得仙女湖就是一位俊俏秀丽、含苞欲滴、乖巧可人的美妙少女,夺人心魂。
 
  仙女湖,应该是一个滋生文化的湖,滋长爱情的湖。在仙女湖,我完全感受到了这里以“情山爱水”为主题的休闲特色旅游。特别是湖中的爱情岛,既有东方传统爱情文化的展示与积淀,又有西方爱情浪漫的婚姻殿堂。湖上的龙王岛、岛上的肖公庙、东汉古陶窑、钤冈八景、钤麓书院、北山碑坊以及分宜古迹遗址,无不与湖光山色交相辉映。
 
  因为有了嘉兴老乡干宝写的《搜神记·毛衣女》小说,如今新余市已经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七仙女传说之乡”。从干宝在嘉兴五丰村创作《搜神记·毛衣女》演变的一段美丽的传说,到新余仙女湖成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从单一的湖上观光,到“一湖一山一流域”的全域旅游,江西的新余仙女湖区每年接待游客上千万人次,仙女湖区旅游的全面开花、持续升温,稳健发展,被业界誉为全域旅游的“仙女湖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