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的血性--写在解放军建军92周年之际

发布日期:2019-07-29 16:30:08文章来源:中国网联网

邓高如

我早已不喝酒了,但只要想起当年那次“八一”节在南方边境某地见到的那场特殊的酒事,就感慨良多。

我原本喜酒,这可能与我的出生有关……

解放初期,父亲干过一段卖酒的营生,赶场天背一坛乡下作坊生产的高粱白酒到镇上去卖,以补贴一家人的生活之用。平常,几十斤高粱酒总能如期卖完,不知何故,这天卖的不如剩的多,大半坛酒还得背回去。

十多里山路他本是走熟的,天再黑不用任何照明设备也能摸回来。但这回遇巧了,他才走出几里路,就一个“晕头桩”连人带酒倒在了山路旁。陶制酒坛顿时打碎,高粱白酒沧海横流。这对一个一生节俭的农民来说,不啻于流淌他血管里的血。父亲虽然平时酒量不大,但此时却有了三国演义里名将夏候惇“拔矢啖睛”的气慨:“天地精血,不可弃也!”于是猛地翻过身来,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吮着奔涌如泉的酒液。

开始是小舔,继而是大喝,直到彻底大醉时,父亲才像水牛饮水那样,吞一口,扬一次脖子;扬一次脖子,再吞一口。他究竟喝了多少酒,我们现在很难说清。反正他事后说,肚子是喝饱了。

半夜过去,母亲和爷爷见父亲还未回来,知道事情不妙,就打着火把沿途去找。找到时,父亲已全身湿透,人事不省地醉卧山路旁,母亲和爷爷就轮流把他背回家去。两天后醒来,一家人都埋怨他:酒是人烤的,倒了就算了,不该这样糟践身体。他却委屈地说:流的是不是酒?一斤酒是不是三斤粮?糟蹋了这些东西是不是罪过?!

父亲是包办婚姻,婚后与母亲感情一直不好,但自从这次醉酒卧床后,母亲端茶递饭,精心侍候,父亲很快恢复了体力和元气,又能下地干活了。可能是“国难思良将,家难见贤妻”吧,于是父亲从此转变态度,对母亲情感逐渐好了起来,人们见他们经常都是有说有笑,成双成对进出家门。婚后多年不孕的母亲,居然就在这段时间怀上了我,而且十分单薄的她竟生出了一个又白又胖的大小子,一称九斤有余。于是乡亲们都说,酒是好东西,酒温血脉,酒通人性,酒留种子,邓家公子就是一坛老酒催生出来的,于是我小名就叫了“九生”,意思是“酒”后所生,又是九斤体重。

十多年后,我参军了。那时部队生活还比较困难,官兵平常不喝酒,也几乎不进馆子,但遇到重大节日如春节、国庆、八一节之类,那是一定要喝酒的。一般规矩是,基层战士喝红酒、啤酒,干部和机关人员喝白酒、牌子酒。开饭时间一到,但见大食堂里,觥筹交错,笑语欢天,使节日平添了几多欢乐!我本是父亲用酒精催生出来的后生,经不住战友几劝,几杯酒便畅然下肚,耳酣面热之际,往往会引亢高歌一曲。平常荒腔走板,眼下却字正腔圆,且有战友击节而歌,或助阵叫好,或献花敬酒,或更有漂亮的女兵笑意吟吟上前,步调同唱,并肩而歌,其乐若何?其情奈何?

春风秋月,戎马倥偬。军旅生活数十年中,我也曾喜酒,也曾醉洒,也曾恨酒,也曾戒酒,也曾罢酒,更也曾见过那次终生难忘的“八一壮行洒”……

那晚上,驻地气氛十分肃穆,不见军人节日的影子,一支三十多人的侦察小分队整装完毕,即将出发。他们身背冲锋枪,腰挎匕首、短枪、子弹带,最显眼的是左胸前还挂着一颗比拳头还小的手雷,战士们称它为“光荣弹”。此时此刻,前来送行的团长毕挺地站在队列前,但见侦察参谋一声吩咐,十来个着装整齐的女兵便把斟满白酒的土碗一一送到列队官兵的手中。团长双手接过酒碗,提高声音说:同志们!今天是八一节,但我们不能休息,我们要去执行一项特殊的边境侦察任务。我希望同志们在执行此次任务中,机智勇敢,不惧艰险,不畏牺性,胜利圆满归来。同志们有沒有决心?“有!”队伍中暴发出山崩地裂般的回答声。

接着,队列前同样端着酒碗的团政委讲话了。他声音不大却一字一句地说:同志们,我和团长前来参加你们的誓师会,为你们出征送行,给你们敬酒壮行,你们知道,这碗里装的是什么酒吗?列队官兵齐答:董酒!政委接着又问:那为什么又要敬同志们董酒?列队官兵气势如虹地回答:“董酒---董酒---我们懂酒!”如此重复两遍后,团长、政委一声“干杯”令出,列队官兵们挺胸举碗,一饮而尽!旋即,侦察队伍在夜色中出发……

几天后,这支队伍圆满完成侦察任务胜利归来,团里为他们召开了庆功大会。会后,在临时搭建的简易木板房里,团机关和侦察分队的官兵们一起聚餐,我也有幸参加,并特意留神了用酒情况。

这时,只见两名战士把一只像腰一般粗的白色塑料筒抬进了食堂,往地上一墩。然后把一支支小塑料桶直接插入大塑料桶中,只听咕噜噜一阵响声后,小塑料筒里便装满了白酒,再把这些小塑料筒提出来,一排排放在铺满红布的条桌上,再由几名女兵分别把装满酒的小捅送到各桌前,掺入官兵的碗中。这时只听团长宣布:同志们,举起杯来!今天咱团召开庆功大会,用的是地方慰问咱团的美酒----散装苞谷酒。这酒是敬英雄官兵的酒,是地方人民的一片心意,请干杯!随着“碰碗”声响起,又听战士们齐声唱道:“美酒美酒,卫国之酒,不怕牺性,英勇战斗!”此词重复两遍后,全体官兵才一饮而尽!食堂气氛高扬。

多少年过去了,只要遇到当年慰问过前线的地方朋友,一说起部队同志喝酒的情景,无不唏嘘感慨一番!

“酒壮英雄胆”,酒是上征程的动员令,酒是壮行色的催情物,酒是庆功会的欢乐歌。酒与军人最易结成亲兄弟,好朋友,许多身经百战的军人最愿意与基层官兵一起喝酒。他们爱酒、惜酒、闹酒、嗜酒、善于用酒,构成了一种血性的撞击、一种生命形态和文化现象。杨子荣的“今日痛饮庆功酒”、李玉和的“临行喝妈一碗洒”以及“青梅煮酒”“汉武御酒”“沙场温酒”“琵琶美酒”“李白斗酒”,就是这种酒文化的点睛之笔。

近读著名军旅作家吴东峰著《刚烈许世友》一文,有如下描述:许世友将军好酒,晚年生肝病,医生劝其戒酒,曰“不喝酒宁死。”将军病重期间,常出现肝昏迷,医生想尽办法均无效,然以棉花球蘸茅台酒,轻搽其唇,竟苏醒。并尝曰:“冷酒伤肺,热酒伤肝,沒酒伤心。戒饭可以,戒酒不行。” 据言,将军饮酒花费多从工资出,所以是有名的“月月光”,临终时几无积蓄。但他到底还是忘了,嗜酒伤身啊!

今天,各部队为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制定了禁止公款吃喝以及工作日内禁酒、限酒的具体规定,这与当年战时出征、庆功用酒的情况已大不相同,我们理当区别对待,自觉贯彻执行规定。

作者简介:邓高如,重庆警备区原政治部主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重庆市作家协会荣誉副主席,第八届冰心散文奖获得者,另有多篇作品在全国、全军和四川省、重庆市获奖。

著有散文随笔集《将军文化典藏.邓高如散文卷》《半轮秋》《断鸿声里》,杂文集《中国人的情态》,新闻特写集《回眸》,长篇军事纪实文学《横断山梦--西南大剿匪纪实》《天变川康--争取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起义》《秘密使命--瓦解敌军纪实丛书》等著作。

作者联系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科园六路二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