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潜与热烈——汪文智(首席章京)诗歌的青春主题

发布日期:2019-07-10 14:02:43文章来源:中国网

沉潜与热烈——汪文智(首席章京)诗歌的青春主题

 

  汪文智(首席章京)总是能够有办法用独特的笔触表达独特的经验,将时空,距离,青春、爱情,沉潜、热烈等包含之中但不仅限于本身的含义用文字呈现,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将意象、象征、抽象、印象、朦胧等多种多维度平行表述严丝合缝融汇在一起,便从而形成了一种新的诗歌语言秩序。

  我最初对汪文智(首席章京)的兴趣,完全是因为他所写的诗歌,那时他的笔名还不叫做首席章京,我还记得他曾用过的两个笔名,一个是漠滇,一个是蕲星。早在武汉时,就曾听闻其诗名,一直都在默默关注,直到最近,他于三年前创作的一首诗歌《期许可待》走红网络,当看到媒体报道时,我内心第一反应是意料之中。也因此,他的作品被读者称为“写尽了疼痛青春的真实泪点”,而他本人也被读者誉为“用诗准确戳中疼痛青春的青年诗人。疼痛青春文学是青春文学的一种,其体裁多数是小说,疼痛青春小说多见,疼痛青春诗歌少见,几近为零,也就是说,被称为“用诗准确戳中疼痛青春的青年诗人”仅汪文智(首席章京)一人而已。对此评价,我并不十分认同,在我看来,“汪诗”的内在深层蕴含的主题是歌颂青春,并无太多所谓过度解读的“疼痛青春”因素,更多是表达青春时光的美好,言外之意则是青春的珍贵需要记录。

  读汪文智(首席章京)的诗歌,字里行间都透露着、跳跃着对生活的敏感观察,有朦胧诗派、新月诗派、意象诗派的遗风。面对媒体,他对于《期许可待》一诗创作背景的回答:“因为最好的永远都是最初的,因为爱而不得在意料之中,因为幸福之事可遇而不可求,因为我们之间的时差隔了一整个青春,因为孤独和惶然就已说尽无限美好,因为本来就有很多世事没有结局”。字字珠玑,仿若是理想和现实之间交叉点产生碰撞,语言处理无处不充满张力。他最早在网络上发表诗歌可以追溯到2015年,而其创作经历则需更往前追溯。其创作的《当我仰卧在盐池大地上》《寂于欢喜》《银川的鼓楼》《黑夜的诗章》《给你的诗》《狗尾巴草》《整个秋天》《不食烟火的你误伤人间的我》《江湖畔念你》《如期而至的欢喜躲不开岁月的迷藏》《欠你一个故事连城》等诗歌无一不是以青春为主题,用力透纸背又婉转隐喻的文字表达内心所想,诠释了“诗言志,歌永言”。

  跟随着汪文智(首席章京)的笔触,我们仿佛也在时间与空间的维度中策马驰骋,追寻着青春的珍贵点滴,在过去、现在、未来中,探索内心深处的奥秘,抵达触摸不到而又如影随形的一切。诗人都是追梦者,汪文智(首席章京)作为当代青年诗人,他写下的那些带有温度、脉搏的以青春为主题的诗歌,让我们看见了一颗奔腾炙热的赤子之心。(作者:马兰固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