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效雄:黄酒新说

发布日期:2019-06-24 14:01:11文章来源:张效雄

张效雄
 
  坦白地说,因不胜酒力,我对酒的了解一直是个门外汉。关于酒,我的认识是支离破碎的,几乎全是道听途说而来。譬如说黄酒,我长期以来认为那就是绍兴酒。当知青的时候,最奢侈的享受莫过于喝点加饭酒,这酒淡,橙黄的琥珀色液体很有诗意,后来才知道那不过是做菜的一种佐料,但也没有影响我对于黄酒的好感。再后来听过女儿红的故事,更觉得黄酒有着浪漫和温馨的情调。
 
  前几天去了一趟衡阳县,彻底颠覆了我既往关于黄酒的概念。喝了几杯胡子酒,听了几个关于胡子酒的故事,才知道这胡子酒是最早的黄酒,绍兴酒比之于胡子酒,那是后辈的后辈了。
 
  胡子酒跟绍兴酒女儿红都是糯米发酵酿成的酒,都是橙黄色,略有甜味,按照酒的分类是标准的黄酒。只不过浙江绍兴黄酒因女儿红的故事实在动人,因而闻名海内海外。
 
  胡子酒盛行于衡阳各县。让人不解的是,这种淡酒为什么不直接叫糯米酒,或者其他什么名字。这酒之名从何而来?
 
  衡阳人说,这与一段历史有关。《三国志·蜀书·庞统传》记载:“先主领荆州,统以从事守耒阳令,在县不治,免官。”时人目为“南州士之冠冕”的庞统,认为小小一个县令是不能施展自己的才华的,“在县不治”,这也是人之常情。刘备派张飞到耒阳来督察,庞统的下属担心猛张飞好酒,一时冲动造成不可收拾之后果,待其一到耒阳即以此酒为之饮。此酒度数低,极易入口,但后劲大,猛张飞一顿狂饮海喝,大醉三日不醒。庞统在短短三日之中,竟将积压三年的案件文牍全部处理完毕。胡子酒名声从此不胫而走。胡子酒也因猛张飞的髯虬胡子而名,被称为胡子酒。
 
  也有另外一说,这酒最初是衡阳郊外酃湖附近农民自制的“家作酒”,后逐步进入市场,成为抢手商品。民国24年上海版《中国实业杂志》载:清末民初,衡阳城内有酿酒作坊179家,每年产酒达32,600担。衡阳城的酒店遍及大街小巷,有“青草桥头酒百家”的说法。今日衡阳四乡,每家每户都会酿制。逢年过节、红白喜事,都用胡子酒待客。也就是说,这种黄酒是乡间百姓家酿陈香,传承至今。
 
  还有另外一说,胡子酒早在汉朝以前就是贡酒,被称为“醽醁酒”。古时衡阳号称醽醁之乡。在辞海中,醽醁二字均是中国古代美酒的名称。晋代大文学家左思的《三都赋》中,有“飞轻轩而酌醽醁”的名句。唐太宗以醽醁酒赏赐丞相魏征,并赠诗一首:“醽醁胜兰生,翠涛过玉薤,千日醉不醒,十年味不败。”晋代诗人张载、三国大将张飞等都留下了与醽醁酒的佳话。醽醁酒为衡阳特有的酒,推算起来,已有2000余年悠久的历史。当地人为简便,依据酃湖这个地名将此更名为酃渌,酒名沿用至今。
 
  更有传说,这胡子酒是大禹治水经过衡阳时,由其妃子酿制而成,并教化当地人学此法酿酒,方得推广。大禹后来去江浙一带治水,将酿制黄酒的方法带去华东,绍兴酒酿制技法便是从胡子酒那里学习的。这不过传说而已,未必有典籍可考。
 
  衡阳当地人长期以来习惯称自己酿制的酒为胡子酒,后来有文人墨客附庸风雅,将名称改为湖之酒。至于酃渌酒这个雅名,大都见于商标书刊。有衡阳县名片之称的酃渌酒业公司,应该是取雅名而谋大事吧。
 
  如今市面上畅销的衡阳黄酒,取现代文人命名的“湖之牌”,工艺仍是上千年的历史,为纯发酵型压滤酿造的粮食酒,产品深受消费者的青睐,黄酒系列畅销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及港、澳、台地区。
 
  绍兴黄酒,通行天下。衡阳黄酒,虽然少些浪漫温情的故事,却是来自幽远的古代,多了些阳刚豪气的色彩,想必能光大于当今之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