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杂技演员邢运伟:干这行吃啥苦都无怨无悔

发布日期:2019-05-07 14:15:58文章来源:人民网

2019年邢运伟凭借《高拐》获得第43届摩纳哥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银小丑奖。

青年说

从小我就向往做杂技演员,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吃什么苦我都无怨无悔。当站在舞台上听到观众的呐喊和掌声,一切对我来说都是值得的。

7节拐连接、高达13米的空中,杂技演员邢运伟用双脚灵巧地钩住高拐,稳稳下压的一字马如履平地……今年年初,第43届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上,惊险的杂技《高拐》让马戏场沸腾了,许多观众在节目结束后自发起立鼓掌。在这一届马戏节上,中国杂技团演员邢运伟连获两座“银小丑”奖杯,另一座奖杯来自《爬杆-九级浪》。

这一刻对邢运伟来说意义非凡。加上2015年摘得“金小丑”的《协奏·黑白狂想》,这位90后小伙儿已三次摘取杂技界“奥斯卡奖”。更重要的是,每个作品中他都展示了不同角色的力量:《协奏·黑白狂想》中他在最底部托举队友,《爬杆-九级浪》里他处在第二节杆上表演,《高拐》中他独自上演了“尖峰之舞”。“几乎没有杂技演员一生中能够三次以不同角色在这个舞台上展示自己,获得评委认可。”邢运伟说,他为代表中国杂技出征技惊四座而骄傲、自豪。

12岁那年,邢运伟来到北京报考中国杂技团学员班,自此开始了每天十余小时的学习和训练。从小就对杂技感兴趣的他期待有一天走上最好的舞台,但父母起初舍不得让他走这条艺术道路,“爸妈看不了我训练,一看就心疼得掉眼泪。虽然他们不赞同,但我性子倔,他们也只好答应让我继续学。”

邢运伟有一双健壮的手臂,少有人知的是,他的两只胳膊肘里都做手术取出过碎骨。16岁时,邢运伟开始尝试练习“元宝顶”动作,这一全新动作是由团里的老师设计的,但没有人见过做成的样子。按照设想,邢运伟以双手支撑地面,有两名演员分别在其大腿根处和脚踝处倒立,邢运伟不仅要支撑三人的重量,关键还要像一杆秤一样保持两端的平衡。

在练习这一动作的头两年,邢运伟“恨不得一天练一百把”,但因为很难把控平衡,队友经常掉下来。由于用力点不对,他手肘部的鹰嘴骨出现了粉碎性骨折,胳膊伸直了以后常常因碎骨渣卡住关节而无法弯曲。“那是我最痛苦的一段日子,去做手术时很担心以后还能不能工作。”邢运伟回忆,那段时间自己甚至想过放弃上肢杂技动作,转攻下肢杂技动作,但在手术后一个月,他还是重新开始尝试练习“元宝顶”动作,终于依靠顽强的毅力将成功率提升至70%。

邢运伟终于等来了在国际舞台上验证实力的一天。2014年,在第35届法国明日国际杂技艺术节上,他在杂技《协奏·黑白狂想》中展示了“元宝顶”。刚来到赛场上,邢运伟发现两千多人黑压压地坐满了观众席,舞台被半圆形的观众席包起来,任何技术瑕疵都会尽收眼底。“一开始上舞台特别紧张,感觉动作发飘,当动作圆满完成时一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当评委宣布《协奏·黑白狂想》赢得金奖时,邢运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之前所有的付出都没有白费。”

随后的第39届蒙特卡洛国际马戏节上,邢运伟与队友势如破竹,不仅摘下最高奖“金小丑”,更同时获得3个荣誉金奖。“就像做梦一样,不敢想这一天能够实现。多少杂技演员都坚持不到这一天,我很幸运地实现了梦想,这辈子值了。”邢运伟说道。

在“金小丑”之后,邢运伟很快又投入新作《爬杆-九级浪》的训练中,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时间。为了实现更佳的效果,杂技道具进行了多次改版,每一次改版都需要演员重新适应。在邢运伟手臂内侧,至今还有茧印,那是用手臂和杆之间的摩擦力支撑两人形成的茧子。

邢运伟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演到35岁。“过去十几岁时练三把能够达到的效果,现在需要练五把才能保持住状态。但我有耐性、能吃苦,既然选择了这一行,我就要努力做到最好,吃什么苦我都无怨无悔。”(王广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