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千城联播 > 民俗文化 > 科教文化 > 正文

只留清气满乾坤:听一曲《梅花三弄》

2017-10-26 10:23来源:国学是活的

文/曹雅欣


  01

 

  《梅花三弄》是古琴十大名曲之一,描写了寒梅在风雪中独开不败的风骨,搏击风霜、傲雪凌寒——它本源自东晋时期桓伊将军吹奏的一首笛曲,笛吹梅心,寒玉冰心;后来这首笛曲改编为了古琴曲,琴声泠泠,腕底生香。

 

  所谓“三弄”,是指曲中同样的一段旋律,在不同的徽位上分别演奏了三遍。由于音高不同,这“三弄”的音色、气韵、描写场景、思想情感也都不尽相同。在《梅花三弄》中,一弄比一弄的弹奏更为激烈,似是一阵比一阵更强的风雪来袭,似是一次比一次更清奇刚毅的寒梅吐韵。

 

  而这“三弄”的旋律,被作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的开篇音乐使用。梅花绽开时的悄语,转化为电台的开篇问候,由广播媒体撒给大地一片梅香。

 

  其实在古琴曲《梅花三弄》的描写中,无论是梅香、还是梅影,无论是梅树风姿、还是梅花翻飞,无论是梅开一树、还是梅园一片,甚至是那与梅共舞的风雪之夜,全都在激荡着一种共同的气韵,就是一份“清气满乾坤”。

 

  清,用这一个字就可以提炼《梅花三弄》整曲。

 
 

  《梅园畅春》局部 卢平 画作
 

  北京画院国家一级美术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02

 

  清,是一种品德。

 

  梅花之所以长久地成为君子爱重的花木,因为它被赋予了拟人化的道德形象。文化的意义,使它不再只是花,更是一种人格范式。

 

  当它搏击风雪中、凌寒独自开时,就如同是那不畏世道险阻、不与邪风妥协、坚定不屈、百折不挠的有志之士,它出众的品德就是那一份孤独而勇敢的铮铮铁骨!“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不肯媚俗,不肯变节,它这份令人惊叹的品德,从风刀霜剑的包围中清越而出,使寒梅一下子就恒定为君子之德的榜样。

 

  除了“清正”,还有一种德叫做“清白”。两袖清风、清廉洁净,能够清清白白做人,才能无负担地做事。人最难背负的,往往不是别人强加的外在压力,而是自己对自己内心的不原谅。

 

  梅花清淡而来,乘清风而去,所以它能在“已是悬崖百丈冰”时,也“犹有花枝俏”,能“待到山花烂漫时”,也是“她在丛中笑”。梅花笑得那么从容自得,是因为她从来到去,都品德清正、内心清白。清的品德,就是无所滞涩,对别人不亏欠、对自己无负累。

 

  潇洒一曲《梅花三弄》,清正心骨,清白心台。

 

  03

 

  清,是一种品性。

 

  当人的思想、举止、格调延续为惯性,成为一种自然而然、持续不变的行为,就形成了习惯。而习惯,就是一个人品性的外在表现。比如,梅的品性就是清奇,所以选择凌寒成长;梅的品性就是清贵,所以不与群芳斗艳;梅的品性就是清雅,所以不屑花团锦簇;梅的品性就是清灵,所以如空谷幽兰,孤独又充满灵性、矜持又引人向往。

 

  这就是长期以来,梅展现给世间的性情,这就是中国人给梅贴上的文化标签。

 

  有了这样的品性印象,梅吸引的便都是与它气场相投的知音:比如,梅与清丽明月的交相辉映,人们说那是“梅影瘦,月朦胧,人在广寒宫”;比如,梅与清淡水墨的气韵一致,人们说那是“我家洗砚池头树,朵朵花开淡墨痕”;比如,梅与清灵碧水的相互衬托,人们那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再比如,梅与清洁冰雪的魂魄相依,人们说那是“狂飙过尽绝胜处,凌寒飘香九千里”……人们于是创作了这一曲《梅花三弄》。

 

  对于人,品性是由内而外散发的气质,扩散成一个人独特的气场。品性为清者,不惧外界是否浑浊污染,他走过的地方,必留下浩然清气。就像梅,不论高挂枝头还是坠入泥尘,都惠赠给世间清香,“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清者自清,无论身前身后。

 

  从容一曲《梅花三弄》,清雅心间,清澈世间。

 

  04

 

  清,是一种品位。

 

  品位的选择往往不能在宏观处衡量,而是在细微处丈量。因为品位是一种对美的领悟力、对文化的认知度,体现出来的,往往是对细节的精微计较、对事物的选择取向。

 

  而梅之清,就是一种典型中国文人化的品位,是一种内敛而不张扬的、纯净而不媚俗的、返璞归真而不希图热闹的、超凡脱俗而不人云亦云的审美价值取向。所以中国式知识分子,爱的不是富贵牡丹,是清雅白莲、是清瘦菊花、是清玉寒梅,爱的是那清茶一杯的品味力、爱的是那清风一缕的感受力、爱的是那清弹一曲的鉴赏力。

 

  清,因为纯粹到极致,所以要求物品的绝对完美、要求人的精深懂得。清,成就的是某样物与某个人之间如同知音一般的邂逅和对话。

 

  爱上“清”的品位,必然是阅尽千帆、饱览繁华之后的“复得返自然”,正如禅宗说的,是修炼过了“看山是山”和“看山不是山”的层次之后,最终达到“看山还是山”的境界。经过了从“清浅”到“繁杂”再归于“清朗”的历程,视角里的简约已然与最初的简陋不同,已然懂得的是“大道至简”的真谛。

 

  最简洁的“清”,才是最精华的集中。梅花清丽,幽然静放,香不可与桂花比浓、朵不可与牡丹比大,但风骨堪与松竹交友、内劲堪与风雪对话,它选择在岁寒出动,这就是它的品位倾向,爱清歌,不爱甜曲。

 

  品位为清者,懂得阅历四季之后,舍春之嫣红、夏之浓翠、秋之灿金,留冬之净白如玉。清清我心,君子之品。

 

  幽然一曲《梅花三弄》,清灵心性,清纯品性。

 

  明代的《伯牙心法》中这样形容琴曲《梅花三弄》,说:“梅,为花之最清,琴,为声之最清,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宜其有凌霜音韵也。”

 

  琴声清越,泠然不腻,花开清奇,淡然不争。一曲《梅花三弄》,是琴对梅花的赞许,更是梅对古琴的答话,梅花借用七弦讲着一首自述长诗,诗的名字,就叫“清气满乾坤”。

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0
  • 0
  • 0
  • 0
  • 0
  • 0
  • 0
  • 0